请叫我小夜。

是个话废却话唠的傻子。

觉得哪里不好请私信或者评论,我会努力改正的

【雷安】贪欲

巫狮×精灵安

@鸢灵 的(拖了超级久的)点文,希望你能不嫌弃

文中的安差不多有六十多岁www但是因为很少出去所以心智在二十岁左右,雷狮设定二十七岁,白精灵寿命比人类长却生育力低,所以族人稀少,长到二十岁时样貌不再有太大变化,但还是会衰老的,只是很慢而已,因此白精灵族里看起来八十多岁的人实际已经有两千多岁了www文中的白精灵被灭族是因为他们怜悯了过路晕倒的商人,让他进入了白精灵隐秘的栖息地,还把商人放出去了,结果就是被商人出卖,让人类贵族侵入了,白精灵都过于温柔了。安迷修本身实力很强,是为了救人才被害抓住去卖的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这些温柔的人这么惨的qwq我控几不住我记几的脑洞啊!qwq(←是一些废话可以不看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安迷修不知道现在自己存在于这世上有什么意义。

家乡被毁,同族被杀,连最敬重的师傅,也倒在画满诅咒的箭下。嘴里被塞了粗布,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。

他双眼被黑布蒙住,身上、脸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痕,连白精灵一族最为自豪的翅膀,此时也被割得残破不堪,嘴无法合上,津液从唇与布之间的缝隙流了下来。

安迷修从未被如此羞辱,他不敢留下泪水,怕给族里再留耻辱,他死死咬着嘴里的粗布,心里感到憎恨。他恨自觉高傲的人类贵族,他恨为利益而生的贪婪者,他恨那些无知、妄图永生与富贵的愚蠢之徒。

铁笼与铁链摩擦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,安迷修感到自己身处的笼子被搬起,移至一个嘈杂的场所,笼子的门被打开,接着有人将他拽出铁笼,狠推着他走到了一处,人们沸腾起来,场面更吵闹了。直到布被解开,安迷修的眼睛被刺眼的阳光闪的发疼,他眯着眼,环顾周围明白了自己现在身处何处。

这里是人类的拍卖场,他现在在台上跪着,作为商品被人卖出。他环视台下,坐着乌泱泱的人,其中几个人的脸,他这一生都不会忘。

第一排第五座,带人放火烧毁整个精灵村;第四排第一座,在族群门前大谈“和平”,却是第一个带兵杀进村的;第五排第九座,带人放箭,从自己的身边夺走了亲爱的师父。还有许许多多见过的面孔,他们此时带着傲慢的神情看着安迷修,像在看玩物一般。

安迷修死死盯着这些人,他想现在就挣开束缚,冲下去用漂浮咒将这几人狠狠摔在地上。他想撕烂那些虚伪可恨的嘴脸,将他们揍得鼻青脸肿,不,不止,要让他们面目全非,满脸爆血。

「白精灵的眼球,带在身上就会受到神的护佑,衣食无忧;他们的血液,用来沐浴过后可以永葆青春,甚至永生;他们的眼泪,一小瓶就可以将一个垂死的人从死神的怀抱中夺回来。」

安迷修听着旁边的卖家的介绍,简直想发笑。要是真这么好,那么白精灵族人的数目就不会那么少了,古树上记载,从古至今,白精灵族人最多的时候,是人类出现的前100年。白精灵天生魔力充沛,但要是魔力过多,就会自爆身亡,化为魔力结晶,而且,白精灵的生育力很低。可卖家可不管这些,只是一昧的吹嘘夸大其词来提高安迷修的身价,以此为自己谋取更多的金钱。

「白精灵体力很多,身体不易受损,自愈力极强,而且他们通晓世上一切事理。他可以成为一个永远劳作的家仆,一面全知的魔镜,一个完美的....性奴。」

安迷修听到了最后两个字,彻底被激怒了。他开始疯狂的挣扎,想要把旁边这个人掐死,可他动不了一分一毫,他身上被施下了强劲的束缚咒,说是人类最强、最伟大的巫师下的,还十分恶意的没封住嘴巴却封住了喉咙,让安迷修只能张嘴却说不出话。安迷修咬着牙,快要把牙给咬碎。

台下人们叫价越来越高,人们爆发出的激烈的渴望扑面而来,他们咧开嘴角,疯狂的抬高价格来得到这个稀世之宝,眼中充斥着对永生与富裕的欲望,那表情让安迷修作呕,他闭上眼,不再去看那一张张令人厌恶的脸。

「八百万金币!」

「六千万!」

「一亿!」

在这争夺的欲望浪潮之中,有一道声音如定海神针一般,将波涛汹涌的肮脏大海平息,人们内心的疯狂与兽性被这声音压制回去,安迷修非常耳熟这声音。

“一万....蓝晶石。”

傲慢的贵族们听到前面的数字嗤之以鼻,以为是哪家不谙世事的小公子来惹笑话,连拍卖场的规矩都不知道,正要循声嘲笑一番,听到后三个字后却又突然定住。

蓝晶石,这世上最珍贵的货币,是皇室赏赐给下级的东西。一个伯爵家里有一万块已经算很多了,而这人却如此轻松的吐出这样令人惊愕的语句,这么需要这个白精灵吗?人们睁大了眼,转头寻找着口出狂言的人。

很快就发现了那个人,因为那人自己站起来走向了台上,似乎早已经知道了,没有人再会与他叫价。人们看到了那人的样貌与衣着,噤了声,本来还讨论着谁这么财大气粗的几个人也闭上了嘴。

谁?

雷狮。

世上最伟大、最强势的巫师,深受所有皇室喜爱,立下无数功劳,大多在坐的各位贵族能有今天这个地位,全是靠雷狮提携。当今国王更是宠爱他,时不时赏赐一大堆财宝,一万块蓝晶石?扬起手就出去了。

雷狮走到台上,挥了挥手,安迷修身上的束缚就被解开了。是了,最强巫师,不是雷狮还能有谁?旁边的卖家献媚的笑容灿烂的有些狰狞,他这辈子大可不必再奔波,享受荣华富贵。雷狮将卖身凭证签了后,拉着安迷修,从客席的当中穿过,走出了拍卖场。

安迷修一脸复杂地看向雷狮,他靠在墙上,睁着一只眼,看着安迷修。“又被你救了一次...上次的还没还,这次.....”安迷修不知该说些什么,上次他为了救人连命都快没了被雷狮救了回来,这次又是为了救人被抓来拍卖,雷狮又花费了大价钱将他买了下来。他看着这个自认识他之后遇见就讥讽他的人,心里感到极其复杂,被一个自己称为恶党的人救了两次,脸都快没了。

安迷修为难的开口:“要不我做零工....慢慢还你?”雷狮听到就笑了,笑了好一会儿才说话:“噗。先不说你这样去哪找零工...上次的不用你还了..这次一万块蓝晶石,你就是打三辈子零工,都还不清啊。”雷狮说的句句戳人,却又十分在理,安迷修更为难了,他不知道该如何还眼前这家伙的人情债。

雷狮给他出了主意:“不如我们的白精灵先生....以身相许吧?”

安迷修就知道这个恶党的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,他羞恼的瞪了眼雷狮,“你想得美!整天学这些流氓的说话方式!”雷狮又笑起来,蛮横地将安迷修抬起扔进马车,“由不得你!我可是有卖身契的!乖乖去做家仆吧!”话音落时又施下了束缚咒,这次倒没把喉咙封住,马车上一路响着安迷修“恶党”,“流氓”等的怒骂。

到了雷狮的住处,安迷修也骂累了,他被雷狮抱起进了门,由于是婴儿式抱所以并没有看到房子的全貌,马车挡住了视线也看不到周围,安迷修没力气在去对这个抱人方式发表不满了。进了门,雷狮就给他解了禁,安迷修嘴上累了身体却还有力气,他转转手腕就想往雷狮脸上挥去,就像以前他被雷狮惹恼时一样,可雷狮一把抓住他的拳头,将他按在了木桌上。

安迷修不解地看着压在他上方的人,巫师深紫色的眼眸此时眯起,像捕食中的狮子一般,盯着安迷修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巫师开口说道:

“不久之后,国王驾崩,皇室覆灭。”

安迷修睁大了湖绿色的眼,他思考了一小会儿才理解雷狮话中的意义,不可置信的问雷狮:“你要杀了国王?你现在的财富、地位,可都是他给的啊!”

雷狮松开了手,靠到一旁的墙上,抱起胳膊“呵呵”笑了两声,颇为讥讽地说着:“他?别逗我发笑了,那个草包现在如此,你以为是靠谁?”他持续的嘲讽国王,“他太贪婪了,当上国王后不停地向我索要...炼金术,血阵,催矿咒...当然我一个都没给,找个理由就骗过了那个头脑简单的肥猪,他也太愚蠢了,自己成了傀儡还全然不知。”

雷狮说到这里,又走近安迷修,高了安迷修半个头的他俯视着安迷修,凑近他说道:“现在计划快完成了....你的身份很方便...我需要你的辅佐,毕竟现在能信任的人不多....别皱着眉嘛,不说我,你认为那畜生适合当国王?”

安迷修听着雷狮的话渐渐冷静下来,他思索着雷狮的话。当今分明的等级压制,无止境的赋税征收,压的人们喘不过气。他见过下等阶级的民众们,他们没人敢多说一句话,因为他们的时间太紧迫了...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花费在努力生存之外的事上了。

想到这,安迷修握紧了拳。

他的家乡,同伴,亲人,因为皇室与贵族的命令消失殆尽在迅猛可怖的烈火之中,他的尊严被残暴的人们践踏的破碎成风中之尘,他的一切,都被那些不可理喻的畜生夺走。

“好吧....我有一个条件。”安迷修看向雷狮。

雷狮出乎意料地没有拒绝,点点头示意让安迷修继续说下去。

“那些伤害我的族群的人...我要复仇。”

雷狮笑了,貌似对这个条件十分满意,他向安迷修伸出手。

““合作愉快。””

两只手握在了一起。

雷狮松开手之后,指着一个房间。“去清理一下,一会儿给你上药,巫师的助手可不能这么邋遢。”安迷修点点头,没有去反驳雷狮的话语,知道雷狮这是在给他找合适的地位,走进浴室准备洗个澡。

安迷修泡在浴桶里,他选择了泡澡,能在众多劳累之后泡在热水里是非常舒服的,如果忽略身上那些还发疼的伤口的话,安迷修肚子上被刀捅出来的伤口到现在还微微渗着血。得益于白精灵的自愈力,他还有力气自主活动。

泥和血黏在身上十分不好受,虽说安迷修小时候就经常锻炼的浑身是泥,但黏身上这么长时间还是会不舒服的,他慢慢搓着身上的污垢,然后看到雷狮进门后迅速地把整个身子沉到了水里。

“没人教过你进门要敲门,得到允许后在进来吗?”

“我母亲在我很小时就死了,父亲从不管我。”

“.....抱歉?”

“不用,喏,衣服。”雷狮把衣服朝安迷修晃了晃后放在了木桌上,然后找了个小凳子在那看着浴桶里的安迷修,目光上下打量着,似乎很不满安迷修将身子沉入水中,“继续洗啊?你光浸水里有什么用?”他催促着安迷修继续。

安迷修实在有些怀疑眼前的人是故意的了,于是连带着半张脸都浸入水里去,两人这么僵持了半分钟,雷狮站起来走向浴桶,双手撑在浴桶两边:“怎么?还要我帮你洗?”

安迷修一甩手甩出一些水来想把雷狮赶走,可雷狮歪歪身子就躲了过去。“你就非得在这儿看着一个男性洗澡吗!”安迷修生气的时候,肩胛骨上收起的翅膀都张开了些。雷狮此时才故作恍然大悟一般,指指衣服下面,那里露出了一些瓶瓶罐罐,“你洗完澡,我直接给你上药了,省的到时候还要脱衣服。”

“早说会减寿吗?逗人好玩儿哈?”

“挺好玩儿的?哎——你这泼我一身水,忘恩负义?”

安迷修干脆转过身去,眼不见心不烦,直面一个说要杀国王的人的目光这个任务难度系数太高了。雷狮拿过衣服下的药罐,就着安迷修身上的水糊开直接上药了。

和恶党相处真是困难。走出浴室的白精灵这么想着,甩了甩对他来说略微宽大的袍袖。他刚刚为了逃离身后那个充满尴尬味空气的空阔房间,套上衣服就破门而出,还没来得及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。

安迷修低头一看,突然想反悔答应雷狮帮他了。

宽大的紫色巫师袍上被人用画笔大大咧咧的写上“RAY”三个字母,还加黑加粗....“....你哪来的这么雷狮的袍子。”安迷修捂着眼问刚走出门的雷狮。“我雷狮的袍子不雷狮怎么行呢。”

雷狮把刚刚的一罐药扔到安迷修手里,“涂三天,治治翅膀。”说完就从楼梯走上楼,不见踪影。安迷修捏着手里接住的药罐子,一脸复杂。打算出门呼吸一些新鲜空气,雷狮又从楼梯口那露出个头叫住了他。

雷狮看见安迷修要开大门的手,露出了早就料到的表情,招招手让安迷修上楼,再伸手向大门一指,锁“咔嗒”一声合上了。他领着安迷修上去进入一个房间,是房子的小阁楼。

“你暂时别出去,我估计你还不能消掉翅膀和耳朵吧,这里可不是荒郊野外,我这房子在城镇中心,你出去一会儿就被再抓走拿去卖了。先住在这个房间。”雷狮突然爆出来一大段话,让安迷修有错觉以为他是那些从前精灵族的少年的口中抱怨的“老妈子”。他实在看不透雷狮这个人,精灵敏锐的直觉到这里全化为泡沫,他搞不懂雷狮到底是温柔的,还是狠恶的。

安迷修在雷狮的房中住了两三日,身上的伤好了不少,他现在要找雷狮好好谈谈他接下来的“工作”了。打开房间的门,看到走道上站着的少年,他不禁一愣。

眼前的少年长着与雷狮七八分相似的脸,最不同的应该就是那宁静如无波之海的深蓝色眼瞳了吧。“早上好啊,卡米尔。”安迷修笑着与他打招呼,他以前与雷狮相识时与卡米尔见过几次,这两天也是频繁地出现在这里,这个锐利可靠的少年帮了他大哥不少忙吧。

“早上好,安哥。”卡米尔朝安迷修点点头,继续往深处的房间走去,手上抱着一堆羊皮纸,看起来颇为吃力。安迷修走上前去抱走了一大半羊皮纸,歪歪头看到从羊皮纸后少年稀少的露出了略微惊讶的脸庞,与他一起往前走去,“我来帮你搬,正好我也找雷狮有事。”卡米尔道了声谢,不再说什么。

走进门,雷狮站在窗前向外看着什么,听到进门的声响转过身来。他摊开羊皮纸,一语不发地开始阅读,卡米尔在一旁顺着纸解说着,安迷修靠在书柜上,等兄弟俩忙完才走上前去。

雷狮坐在奢华的皮椅上,抬头看面前的安迷修,“白精灵先生有何贵干呀?”安迷修单手伏在木桌上开口:“雷狮,我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你要我做什么事?”话音刚落,雷狮站起来,高出了安迷修半头,他俯视着安迷修,似乎非常愉悦:“很好....那么现在...”

「雷狮先生!谢丽尔小姐来拜访了!」楼下女仆尖锐的声音打断了雷狮的话。可雷狮却完全不生气,反而笑的更开心了:“你的工作——接近谢丽尔....然后让她的整个家族,被剥夺所有,压进底狱...至于她本人,就让她被刽子手削头吧。”安迷修被震惊了,作业对象居然是个女性,还要那样令人颤栗的下场,他刚要抗议反驳,却被雷狮用手指抵住了嘴,“冷静点儿安迷修,世上的女人不全是你想象中那么‘美丽的’...详情我会之后再说,现在...让我们下去迎接客人吧,翅膀和耳朵不用收,弄得越显眼越好。”雷狮不再与安迷修说话,自顾自走下楼。

安迷修心里十分难受,他实在是想不清那位女性到底是何等人物,居然让雷狮要她获得如此下场。他犹豫了会,决定还是先下楼。他跟随着雷狮慢慢走向迎客厅,他才发现这栋房子是有多大,他这几天全待在阁楼里,饭食全有女仆拿过来,从来没在这房子里转转。

到了迎客厅,不远处有位女性的身影,她听到脚步声转过身,脸上白皙的皮肤伴随温柔得体的笑容,眉目清秀,甚至没化什么妆,这分明就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千金。

这位谢丽尔小姐举起绒毛扇子遮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,但这不妨碍雷狮看到她瞟到安迷修背后的翅膀时,瞬间上扬了几个度的嘴角。

谢丽尔小姐摇着扇子向雷狮问候:「贵安,尊敬的巫师,请允许我直呼您的名字,雷狮先生。我听闻您近几日得到了白精灵,特来看看,涨涨我的见识。想必就是后面这位了吧?」

雷狮假笑着应答:“日安,谢丽尔小姐。劳烦您特地前来,请容许我邀请您到里厅喝杯茶。”

「雷狮先生亲自邀请,怎能拒绝呢?」

“请吧?”

「请。」

谢丽尔迈着轻盈的步伐,与雷狮到里厅喝茶。安迷修跟在后面,莫名有股寒意,他觉得这位千金让人十分不舒服,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,正在他思考当中时,雷狮唤了他一声,叫他站到两人跟前。

雷狮为谢丽尔介绍:“这是我的助手,是我前几天从拍卖场上带回来的,因为对魔法的研究有帮助。谢丽尔小姐的消息可真灵通。”谢丽尔礼貌性笑了一下,回应道:「因为我从小对精灵族感兴趣,所以一直很关注。」

“哦?谢丽尔小姐喜欢精灵?”雷狮听到刚刚那段话后露出了“惊喜”的笑容,他向旁曲过身,轻声说着: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过几天把安迷修送过去,让您与他交流一下?”

谢丽尔猛地站起,脱口而出:「真的可以吗?」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羞愧地坐了下来,故作矜持地摇着扇子,好像要把周围全部带有温度的空气都挥开一般,力道之大让安迷修开始想那把可怜的绒毛扇多久之后会被挥到散架。谢丽尔清了两下嗓子,为自己辩解着:「十分抱歉,因为我真的很喜欢精灵....」

安迷修看了看雷狮的脸,雷狮眯起了眼睛,使劲抿住嘴唇,肩膀一点点地颤抖着,他在憋笑,看起来快憋死了。好不容易雷狮忍住了想笑的冲动,抚慰谢丽尔说:“没事。小姐们总是喜欢精灵这些漂亮华丽的事物,不是吗?我过几天就会将他送到您的城堡里,十分遗憾的是我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,不能再多与您聊了。”谢丽尔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之后满意地站起了身:「打扰到您工作真是抱歉,我现在也要回去了,不用送了。」她提着缀着珠宝的裙子,悠悠走出了里厅,门外候着的管家扶着她上了马车。

安迷修嫌弃地看了一眼坐在座位上狂笑的巫师先生:“别笑了。什么时候把我送过去?赶紧讲详情。”雷狮渐渐停下了笑声,慢慢抬起头。这位巫师先生把眼泪都笑出来了,细小的水珠缀在睫毛精过长的睫毛上,他此刻倒像个乖顺的小孩子一般,比以往顺眼多了。然而他一开口,就让这难得的景象消失殆尽。“安迷修,刚刚那女人让你有什么感觉?”

安迷修轻轻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就是感觉瘆得慌。”雷狮与安迷修走在回书房的过道上,他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一小叠纸,递给安迷修,让他自己看。安迷修接过来,仔细阅读了一段,安迷修就开始恶心了。

「谢丽尔·艾夫沙德罗·海利,海利伯爵最宠爱的女儿,面容姣好,性情残暴,擅长用外表诱骗。曾指使家仆将37位少女杀害放血,以血沐浴,再将被害人碎尸,埋在后花园当养料。」

安迷修忍着犯恶心的感觉继续往下看着,谢丽尔做过的残暴之事远不止一件。

「定期会买来少女奴隶,杀害过后挖出心脏,经烹煮之后作为饭食吃下,此外,一并将被害奴隶的内体器官全部取出,高价卖给黑市医院。」

「会将少女绑在地下室,慢慢用各式刑具折磨少女放血致死,很喜欢欣赏少女惨叫的样子。」

「曾诱惑多名男性发生性关系,并在当晚将男子杀死阉割,将尸体精心打扮穿上裙子,放在地下室作装饰...」安迷修看到这里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他真的想吐了,手上的纸像腐烂了很久的食物一般刺激着他的胃,他赶紧把纸塞回了雷狮手中,转头靠着墙,努力抑制自己想吐的感觉。

雷狮在一旁看着他,拍拍他的背部,这让安迷修舒缓了许多。他们走到书房,雷狮坐下开始给安迷修讲述他需要做的事情。

“后天我就把你送到海利城堡,谢丽尔大概会先款待你,然后趁晚上把你绑到地下室,白精灵的血液可以永葆青春这一说法已经传开了,她应该会把你放血,本来她就是这方面的老手。你要进入地下室,把一个叫米娅的女的救出来,这个人是我们一派的老伯爵的女儿,同时你要收集谢丽尔杀害少女的证据,我会定时和你联系,你要回信报告。如果有危险了....”雷狮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油画像,递给安迷修,“我会来救你的。”他笑着说到。上面的少女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,靠在他的父亲旁边,她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与淡蓝色眸子,是个正值最风华美丽时期的少女。

但安迷修觉得雷狮的笑似乎比这位少女好看些。

到了去城堡的那一天,安迷修装备好,坐上了通往血腥城堡的马车,他在身上带了把小刀,用来防身。他下了马车,眼前的城堡繁复华丽,但给人阴森森的感觉。

谢丽尔很欢迎他的到来,此次行程为一个月,她与安迷修共度的晚餐。一个千金与一个奴隶共度晚餐,如此毁名声的事却没有一个人制止,这些人都是谢丽尔的共犯。接下来的一周安迷修都没有受到任何袭击,看来这位千金还是十分谨慎的。

安迷修在这两周里已经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,他将这个发现绑在雷狮的信鸽上报告给雷狮,他准备今晚去地下室将米娅救出来。他等到了午夜十点,从卧房里出来,绕过了巡逻的护卫,走到了一堵墙前。他正摸索着墙的开关,就在找到摁下去的时候,他回过头。

谢丽尔与她的管家就站在他的身后。

安迷修感到肚子一阵疼痛后,失去了意识。

醒来之后,他发现,自己在一个充满血腥味与霉味,阴暗的地方,想必就是地下室了。他抬起头,谢丽尔就坐在不远处,笑着看他。

她的笑容非常诡异,这位“巴托里夫人”朝安迷修张开了她的嘴唇:「白精灵先生,大晚上的想找什么呀?」她傲慢地继续说着,「我为了让你的血液能有更好的效果,这几天可是费劲了心思在款待你呢,你作为一个下贱的精灵,应该感到荣幸。现在你该报答我了。」她招招手,从两旁走来了两个体型健硕的仆人,给安迷修松了绑,安迷修发现自己现在身子软的不行。

她给我喂了什么?安迷修感到危机,他想站起来,可手臂刚支撑了身子一会儿,就再次软了下去。谢丽尔走到他跟前,俯下身子,似乎在欣赏安迷修这幅样子。

「不愧是下贱的精灵....倒有一副好皮囊。不能糟蹋了,可惜不能割烂....听说健康的白精灵血液效果才会好呢....」

两个仆人将安迷修抬起,带到了一个台子上,也没有给安迷修重新绑上绳子,只给他强制喂了些什么。谢丽尔又看了他一会儿,不再言语,走出了房间。

“咔嗒。”门被锁上了。

安迷修现在连下台子都有些困难,他借着墙壁勉强直起了身,抽出绑在裤子里的小刀,猛地扎在了自己的手臂上。

“嘶——”疼痛让他精神了不少,他磕磕绊绊的走到铁栏杆那边,门上绑着大锁。他朝对面看了看,也是个牢房,里头还有不少人。

他眯眼想看清里面都是什么人,靠在栏杆上向对面望着。那里面有大概几十个少女,有失去意识躺着的,有坐在那埋膝颤抖的,她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割伤,旁边没有其他牢房,这应该就是海利城堡里面所有的被抓来的少女。

安迷修把大锁转了个圈,把小刀捅进里面瞎捣腾了几下,锁就打开了。安迷修有些诧异,这位千金...该说是聪明还是愚蠢呢?懂得去下药防止逃跑,却没搜身把刀收掉,锁也没弄牢,因为这里都是无还手之力的少女所以松懈了吗?

安迷修轻轻打开门,旁边连个看守都没有,这也太过于自信了,但细想一下,有哪个看守愿意守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呢?他走到对面的牢房前,摇了摇栏杆,里面的人看到了他十分激动,无声的爬到栏杆前问:“你是来救我们的吗?侍卫中没见过你。”

安迷修温柔地朝她们笑笑,点点头,开始拿小刀捅锁。把门打开后,里面的少女们一股脑儿的跑出来,那些无意识的被几个人扶着拖了出来,她们围在安迷修旁边,期待着这位温柔的精灵先生能带她们出去。

安迷修在少女中找着米娅,却并没有看到,他问问少女们,得知米娅不久前被带走,现在估计已经在行刑室了。安迷修赶忙问有没有人知道行刑室在哪?有位穿着女仆围裙的少女颤抖着举起了手。

“我可以带你去....你要带我们出去啊!”她看起来害怕得快哭了,旁边的少女们安抚着她,安迷修跟在她们后面前往行刑室。

行刑室并没有上锁,里面只有米娅一个人,她双手被绑在柱子上,身上有几道还冒着鲜血的鞭痕,看来是刚刚被虐待过。安迷修将她放下来之后,就带着一群少女找出口,他忽然觉得有点滑稽,一个精灵带着几十个少女走来走去,如果不是现在的形势的话,他一定会笑出来吧。

很快,安迷修知道谢丽尔的信心来源了,他将地下室逛了个遍,最后回到原点,出口只有一个,就是他之前进来的地方,隔墙听声音,外面已经有看守了,从这里出去直接被抓。

走到穷途末路,安迷修打算拼一把。

“美丽的小姐们。”他转过身对身后的少女们行了个骑士礼,“现在我们要冒个险,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一会儿要谨慎的执行。”安迷修料到过这种情况,所以这两周他天天夜游,把城堡的构造与卫兵的路线记了下来,就是为了应急。

“我们要从这个出口出去,外面听声音应该有四个看守,出去后请你们协助我,捂住他们的嘴,不要让他们发出声音。在这之后我会处理,请你们往右边跑,尽头是花园,在花园角落的大树下面有个破洞,我想你们应该可以钻出去。”

少女们个个仔细的听着他的话,她们都清楚自己没别的路可走了,人没有退路之时是最勇敢的,她们点头紧绷神经,准备好对付那些看守。

安迷修按下了里面的开关,墙壁被打开,看守门马上就注意到了,他们想要喊人来,可惜声音还没出口就被少女们合伙踢倒,捂住了嘴。安迷修将四个看守一个个打晕后,让少女们立刻赶往花园,而他则要把这四人拖到房间里,以免过早被人发现。

可惜事情不会总如理想那样,有位看守很快醒了过来,第一时间就叫喊了起来,把城堡所有的侍卫全喊了过来。这一喊,安迷修可就逃不掉了。他被层层包围在中间,没有一点出路,谢丽尔从侍卫中走了出来,脸上有明显的怒气。

她狠狠地一跺脚,指着安迷修的头,尖声叫道:「把他——给我押到大厅那边!就地砍头放血!」侍卫们一拥而上,安迷修一人不敌众,没挣扎几下就被抓到了大厅。

侍卫们抬来了斩头台,将安迷修押到上面。一个侍卫用力踩着安迷修的背,把他死死压在了台上,手中拿着斩刀。现在快到午夜十二点,谢丽尔吩咐他在十二点时,教堂的最后一声钟声响起之时,准时落刀。谢丽尔坐在皮椅上,等待着钟声与血肉飞溅声的合奏。

安迷修咬着牙,被强制压在台上。

“雷狮...”

“殿下,除去她,揭发她”

“快点啊...”

“如此便可提高你们的声望”

“不是会来救我的吗?”

“民众的反抗心里会减弱不少。”

“雷狮.....”

“我愿为殿下代劳。”

「那么,就拜托你去做这件事了,雷狮。」

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

“咚。”

教堂的钟声响起。

安迷修看着眼前自己模仿开门声的大龄儿童,安心下来。

“谢丽尔·艾夫沙德罗·海利,你被剥夺了所有权利,国王决定将你处死。你的财产全部没收上交,你的家族所有人将被终身监禁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拿尼法公历836年,谢丽尔·艾夫沙德罗·海利被处以斩头刑,海利家族破灭。

拿尼法公历837年,巫师、“代理国王”雷狮,发动叛变,带领一众人民夺取军权。

拿尼法公历838年,拿尼法皇室覆灭,拿尼法王朝终结。

......

雷王公历1年,雷王朝第一任国王——雷狮即位。同时,白精灵安迷修被誉为国王亲卫骑士团团长——黑瑰骑士团团长,被授予骑士勋章。

雷王公历2年,所有白精灵被释放,重建白精灵群落,残留旧朝贵族彻底全盘覆灭。

安迷修站在教堂的高塔上,向下看着欢呼嬉闹的人群们。

他开口轻轻说到:“你骗我。”

“团长何出此言呢?”年轻的国王一步步走上前抱住了荣耀的骑士团团长。

“你分明不用我帮忙就可以把皇室灭了。”

国王笑了,将头上华贵的王冠摘了下来,带在了怀中人的头上。

“怎么会呢?没有王妃的帮忙我根本做不到啊?是吧。”

国王被恼羞成怒的骑士团团长揍了一拳。

看来现任国王也是有贪欲的呢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)))

终于....!!这个文真是历经波折啊...修改了无数次然后一半文没了又补了一次....
猜猜雷狮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安迷修的?
文中「」为有贪欲的人类的话,“”为有良知的人的话
结尾的对话不知你们看懂了没,一句安哥一句雷狮,最后雷狮说服了国王
谢谢小天使能赏脸看我的文!!

评论(12)
热度(81)

© 夜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